台州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腥梦暮月 第三十三章 云梦山庄

发布时间:2019-10-12 22:31:05 编辑:笔名

腥梦暮月 第三十三章 云梦山庄

第三十三章云梦山庄

金婆婆有意绕远路,与茶棚遇到的客人拉开距离,听他们讲着关于云梦山庄的事,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事。这里山路环绕,崎岖难行,山间有大雾。他们的马车往前走了四五十里地后,两匹马儿也累了,金婆婆将它们栓在树上,让它们自己吃草。

水妙坐在草地上,这几天都是坐在马车上,难得出来透气,他望了望周围,奇怪的问金婆婆:“婆婆,这里的雾怎么越来越大?”

金婆婆笑了笑,道:“深山之中,水汽较大,遇到晴天,雾气便会浓郁,现在正是午时,再过些时候就不大了。”

“哦。”水妙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手上拿着一根枯树枝,在地上画着圈圈。与卡妙分割数日,心中甚是想念,但金婆婆的话他也听明白了,妹妹卡妙身份不一般,若是他依旧弱小,与卡妙在一起,就只能做拖后腿的,可能还会让卡妙丧命。所以他经常都会提醒自己,要跟金婆婆好好学巫术,将来才有能力保护自己和身边的人。

水妙哼唱着小曲,音调古远,似乎在说着一件很凄凉的故事。金婆婆忽然抓住了他的手,紧张的问道:“刚才你哼的曲调是谁教你的?”

“疼疼,婆婆,你弄疼我了。”水妙五官皱巴巴的挤在一起,痛苦的叫嚷着。金婆婆缓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刚才真的是太激荡了。金婆婆叹了口气,道:“刚才你哼的曲调,是谁教你的?”

水妙道:“没有人教我啊,是刚才我听到的,就是路过那个山庄的时候,从里面传出来的。”

“山庄!”金婆婆心下一个机灵,山庄,路过那个山庄的时候?可是,马车是金婆婆赶的,她并没有听到这个歌声啊,更没有见到什么山庄。金婆婆越想越心惊,将两匹马又牵了回来,套上马车,对水妙说道:“我们赶快上路吧。”

“哦,好!”水妙从草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手掌上的泥土,爬上马车。

金婆婆一边赶车,一边说:“若是再听到那个歌声,要告诉婆婆。”

水妙随口答应着,再遇到,真是的,又在骗小孩子,已经路过了,怎么会还能听到?

约莫又走了十几里路,水妙倦意袭来,迷迷糊糊间又听到那个歌声,他眨巴着眼睛,掀开帘子,隐隐约约间看见那座山庄。很模糊,但水妙还是看见了,他之所以能确定那是山庄,是因为那座山庄本身就好像能说话,能告诉看见他的人,这里是山庄。这是很诡异的事,但水妙并不知情,一个八岁大的孩子,看见诡异的事,通常都会觉得理所当然。不过水妙还是记得,金婆婆说过,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就告诉她。水妙很是好奇,金婆婆是怎么知道还会遇到的?

水妙指着山庄的方向,道:“婆婆,我又听到那个声音了,就在那边。”

金婆婆回头看去,顺着水妙所指的方向看去,是的,那里有户人家,而且看上去就特别有钱,虽然只能看见山庄的大门,但金婆婆几乎能够确定,这里的主人,说不定真的是那个人。

那个人已经死了,已经死了很久很久,但如果真是那个人,如果那个人还活着,那么他们,以现在的状态,是不能遇见那个人的。

“谁家的闺女要出嫁,遇见了那个痴心郎,痴心郎揽我入怀中——”水妙跟着他听到的歌声轻轻哼唱着,但是,金婆婆却怒吼道:“别唱了。”

水妙从来没有见过金婆婆对他如此愤怒,当下也不敢在说什么,乖乖的闭上了嘴。

那个歌声,越来越远。

“那个歌声只有男人能听得见。”金婆婆这样解释着,“但听到这个歌声的人,通常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水妙虽然还小,但也是男人,那个歌声会吸引男人,就像午夜梦回中的狐狸精。

金婆婆说:“如果你再听到,就一定要告诉我想法的方向,我们——”

迷雾,在山林间,越来越浓,马车很局限,只能走有路的地方,而有路的地方,通常都会迷路。金婆婆再也说不下去了,因为不光是水妙听到了歌声,连她也听到了。那个歌声,就在前面。不,应该说是面前。

在面前,一庄秀丽却壮丽的山庄,门是虚掩着的,四周并没有围墙,而是篱笆,篱笆伸向了迷雾之中,透出股股诡异。路,居然已经没有路了。唯一的路,伸向了山庄之内。

金婆婆深吸口气,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如果真是那个人,如果那个人已经发现了自己,那她就一定跑不掉。那个人是有多恨自己,为什么会恨自己,她很清楚,也很明白。

“我们下车吧。”金婆婆这样说着,掀开了帘子。

水妙很奇怪,金婆婆不是一直都说听到这个歌声就往相反的方向走吗?为什么还要前往有歌声的地方,那个地方究竟是什么地方,那个唱歌的人又是谁?她经历了什么,为什么歌词如此美好,歌声却如此哀伤。

水妙下了马车,看着门头上挂着的匾额——云梦山庄。

云梦山庄,水妙不是第一次听过,上一次是在那个奇怪的茶棚里,一座数百里荒无人烟,却突兀的出现一个不大不小的茶棚。那个茶棚的东西很贵,简直贵的离谱。

金婆婆推门进去,没有人来迎接,或许是因为他们并不是客人,也没有邀请函,而是没有被邀请的不速之客。

此次环境优美,却有重重迷雾,似建立在云间,又好似人间仙境。他们只看得见前方十米的地方,往后看,门口的马车,马车前的门户,都已经看不见了。他们继续走着,金婆婆忽然有了一种十年生死两茫茫的感觉,可是如果真是那个人,她们,起码有一百多年没有见过面了吧。但奇怪的是,除了这个熟悉的歌声,并没有任何其他她感觉到熟悉的事物。一个人无论怎么变,都不会变的面目全非,特别是一个人的习惯,和一个人香味,女人特有的香味。

女人大多都很在意自己身上的味道,如果仔细去闻,就会发现,其实每个女人身上的味道,给人的感觉都有些许差别,而这种差别,只有身边最熟悉的人才会知道。

再继续往前走,那个歌声,萦绕着耳畔,越来越清晰的歌声,忽然就停止了。

嘎然而止!

就好像从没就没有什么歌声,但依稀听见

,有人的声音,很嘈杂,有男有女。

前面,是一座秀丽的庄园,桌子摆放两边,每一张桌旁都坐着一个男人,那一个个男人怀中,又都抱着一个女人。他们尽情欢乐,喝酒,吃菜,聊天,欢愉。

香艳的场景!

金婆婆遮住了水妙的眼睛:“不要看。”

水妙好奇的竖起耳朵听,他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依然觉得他们很快乐。

呼伦贝尔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韶关白癜风好的医院
周口癫痫病医院费用
呼伦贝尔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韶关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