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系统带我穿万界 第五六九章 柳林激战

发布时间:2019-10-12 22:41:13 编辑:笔名

系统带我穿万界 第五六九章 柳林激战

且说祝彪带着三千兵马来到曾头市相近,对面下了寨栅。次日,留下武松带人守护营盘,先引众人上马,并五百护卫队,一千其他步兵,一起去看曾头市。果然这曾头市是个险隘去处。但见:

周回一遭野水,四围三面高岗。堑边河港似蛇盘,濠下柳林如雨密。凭高远望绿阴浓,不见人家;附近潜窥青影乱,深藏寨栅。村中壮汉,出来的勇似金刚;田野小儿,生下的便如鬼子。僧道能轮棍棒,妇人惯使刀枪。果然是铁壁铜墙,端的尽人强马壮。交锋尽是哥儿将,上阵皆为子父兵。

众人正看之间,只见柳林中飞出一彪人马来,约有七八百人。当先一个好汉,戴熟铜盔,披连环甲,使一条点钢枪,骑着匹冲阵马,乃是曾家第四子曾魁。高声喝道:“祝彪小儿,早听说你勾结山贼,横行不法,无恶不作!上回你的手下偷我山羊,这次又想讹我?真是狂妄无礼,如何不下马受缚,更待何时!”

祝彪呵呵笑道:“有认识他的吗?”

他的声音不大,却是清清楚楚的传到对面曾魁耳中。

曾魁大怒,大声叫道:“祝彪小儿,我乃曾魁是也,若我抓住你,定然把你碎尸万段!”

“主公,萧炎愿意出战,定要将这厮斩杀,报陈凡兄弟的仇!”

祝萧炎在阵前举手施礼道。

和兄弟们想比,他和祝陈凡的关系最好,两人常常一起切磋武功,这次出征,祝萧炎便打定主意,多杀敌人,为好兄弟多收取一些利息。

“不用着急,一会有你杀得。”

祝彪却制止他的举动,“杀他如杀狗,但是我却要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

……

此时此刻,远处的曾头市城头上,曾弄带着其他几个儿子,以及史文恭、苏定两位教师,一起看向柳林方向。

“史教师,魁儿的武功如何了?”

眼看着一切按计划行事,曾弄十分高兴,便有闲心问问史文恭这些问题。

后者淡然一笑,说道:“这一年来,诸位公子都苦修我传授的史家锻体术,气力增长极快,依我看来,四公子足以和当世一流武将交手,并在一百回合之内不分胜负。”

“师父说的不错。”

长子曾涂呵呵笑道:“自从修炼了师父的锻体术,我们都感觉体内气力见长,武艺更加精熟,这各地的好汉我也对垒过,便是那屠龙手孙安,我也能战而胜之,料祝家庄和梁山泊,找不出一个可以和四弟对战的家伙来!”

“没错,就算那祝彪真的那么了得,他亲自出马,恐怕几十回合也不过打成平手,那时候按照计划,曾魁带人从容退回柳林,让那祝彪气炸了肺!”

“哈哈哈……”

……

城头上笑声正欢,祝彪却也已经与祝萧炎吩咐完,猛地从身后护卫处拔出一根长枪,向上一抛,右手反手接住,顺势掷出,那根长枪瞬间划过十几丈的距离,直接刺穿了曾魁的胸口。

与此同时,祝彪猛然从坐骑上飞身跃起,居然身在半空,掠过十几丈的距离,一脚踹飞曾魁尸体的同时,还拔出他身上长枪,并顺势到了曾魁的马背上,连看也没看就把手中长枪一记横扫。

他身边的十几骑竟然连反应都没来得及,就被他这记带着罡气的长枪,给扫断了身躯,全部被甩飞出去。

……

“什么?”

只是这么一个惊呼,曾头市城头上的众人,顿时一片惊呆。

几十个人高高站在城头上,张大了嘴巴,一脸震惊骇然之色,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一个个的站在那里,仿佛木头塑造的雕像一般,安静的地上掉一根针,都能听到响声。

谁也没有想到,这祝彪的武功

,尽管达到这个地步!

恐怖如斯!

不可思议!

……

而祝彪马不停蹄,反身前冲,一下子冲破七八百人的队伍,停到了柳林边上。

“全部杀光,一个不留!”

祝彪独身一人,截住了他们的去路,然后命令手下集体冲锋。

祝萧炎、祝赵进、祝袁州等人只是微微一怔,立刻带领手下冲锋。

而李应、扈成,以及晁盖等一干人等,却是心头狂震,根本无法想象,居然有人这么生猛。

但他们知道此时不冲,那就成沙特货币了,连忙合拢上张大的嘴巴,带领手下儿郎向前冲锋。

那七八百曾头市的步卒全都吓傻了,想逃回柳林,却被祝彪一人一骑拦住去路,他长枪一扫,便是十几人骨头折断,断了半截的身体向后飞回,砸到人群当中,更是挡住了它们的逃跑速度。

就这样只是一炷香时间,七八百人被杀得尸横遍野,满地都是短肢残臂。

“彪爷威武!”

祝赵进等人相顾一眼,一起来到祝彪身前,举起手中长枪,大声欢呼。

“彪爷威武!”

五百祝家庄的护卫队,立刻一起喊道。

“彪爷威武!”

其他一千庄客、喽啰们听了,顿时被感染住,不由得举起手中武器,一起大喊道。

扈成、李应面色苍白,晁盖等人眼中露出惊惧震慑之色,也不由得高声喊道:“彪爷威武!”

其中林冲更是惊惧交加,心中颤抖不已:“他竟有这般神通!可笑我以为他的武功已经到了极限,没想到更在这之上!”

刘唐之前没有见过祝彪出手,此刻简直震惊的无以复加:“原来祝彪的厉害,比想象的还要了得,相比之下,我才是井底之蛙啊!”

祝彪呵呵一笑,双手前伸,轻轻下压,顿时欢呼声停止了。

“兄弟们,二十多日前,曾头市偷袭了我祝家庄的商队,这会大家齐心协力,杀了这七百狗贼,大家伙将他们脑袋砍下来,做成京观,让曾头市害怕一天,我们明日再打!”

“听彪爷吩咐!”

数千人齐声大叫!

……

“魁儿啊……”

曾弄突然放声大叫,一下子打碎了城头上的寂静。

众人连忙上前去,却见曾弄老泪纵横,脸色苍白,一脸悲切之色。

“那祝彪小儿,着实可恶!我誓要吃他肉,喝他的血,扒他的皮!”

曾弄悲愤的叫道。

这五个儿子,各个都很有出息,武艺、头脑都很不错,是他一生的骄傲,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祝彪刚到,自己的第四子就被他杀了!

“父亲不要悲痛,我们这就出城,与那祝彪小儿拼个你死我活!”

长子曾涂大声叫道,咬牙切齿。

“对!与这厮拼个你死我活!”

其他几位兄弟也都叫道。

“他武功了得……”

曾弄拼命抓住曾涂的手,此刻他仿佛老了几十岁,哪里像是一方豪雄?

他是被吓怕了,哪里还敢让其他儿子送死。

“东主放心,史文恭愿意出马,定然将祝彪小儿的首级砍下,为四公子报仇!”

史文恭猛然一个拱手,大声道:“那祝彪小儿,身法倒是快,但是战场上拼的还是力气和武艺,我们六七千人马步步紧逼,祝彪小儿再大的本事,也腾挪不开,只得和我决斗,某不才,愿立下军令状,五十回合之内,必定取下祝彪首级!”

“教师……”

曾弄连忙抓住史文恭,颤声道:“小老儿谢过史教师了。”

青海性病医院费用
鄂州治疗阴道炎费用
马鞍山好的癫痫病医院
青海性病医院哪家好
鄂州治疗阴道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