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神级复兴系统 第五十八章 傻子与‘士’

发布时间:2019-10-12 18:08:15 编辑:笔名

神级复兴系统 第五十八章 傻子与‘士’

第五十八章傻子与‘士’

王耀跟着副院长到了消毒室,听着副院长交代一些规矩,以及一些重要的问题。

王耀脱光了接受消毒,换上消毒服后只剩下一双眼睛,闪烁着晶亮。

这时门突然被推开,一个护士有些尴尬的对副院长说道“院长,刘老一定要进来。”

“刘老,您这是要干嘛?”副院长哭笑不得的看着老人。

“我要去治病。”刘方进门就开始解长衫的扣子“把书拿来,我签字。”

“刘老,您这...”副院长满脸仓皇。

“别废话。”刘方冷哼道。

“您想好了?”见刘方一脸坚毅,副院长皱起眉“真的想好了。”

“命大于天,来不及想。”刘方手一挥,进了消毒机器里。

副院长看着这一老一少,哭笑不得的摇摇头“得,都是医生,就我一坏人,小李,去把特殊书拿来。”

顿了顿副院长以咬牙“把院方连带书也拿来。”

“你要干嘛?”穿着消毒装的刘方一怔。

“谁让您是我师傅呢,我不能大逆不道啊。”副院长满脸无奈。

王耀楞了一下看向刘方“刘老,您这是要?”

“小子,你没有经验,得我来。”刘方笑了笑,带上手套。

赵骊蓉的两个儿子还有两个干儿子守在走廊里,看着医生们来来往往越的心惊,忽暗忽明的‘抢救中’让所有人连呼吸都被压抑着。

仿佛死亡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一般。

副院长带着全副武装的王耀和刘方走进抢救室,章金来看着走在后面的那个身影,皱起眉。

怎么有些眼熟。

不过他们进去后不一会儿,门又打开了,一名护士走了出来“谁是病人家属?”

所有人的心都猛然一坠。

老大哥站起来又瘫坐了下来,被妻子扶了起来,哽咽道“医生,我是。”

“病人情况不好,需要进行大手术,你们签下字吧。”护士说道。

“这是,病危通知?”巩翰林红着眼问道。

“是。”护士点点头。

“小耀呢?”老大哥眨了眨眼水雾弥漫的眼。

“哥,先签了吧,不能耽误。”老二哥接过笔签了字。

而此时已经进入手术室的王耀看着被蓝布遮住,浑身插满了管子已经看清脸的老太太,满心痛苦,尤其是切口那处的血淋漓。

“怎么了?”主刀医生看着副院长带了两个人进来疑惑的问道。

“你们一段手术结束了?”副院长问道。

“结束里。”负责操控的院长走过来说道“病人情况已经不容乐观了,成败就在着十分钟之内了。”

“你们的结束了,那么接下来,就是我了。”刘方把随身带来的东西放在桌子上。

“刘老?”院长和主刀医生同时惊呼。

“把这个化开,给病人打进去。”刘方拿出一个药丸递给辅助医生。

辅助医生看了眼院长。

“去吧。”副院长拍了拍辅助医生的肩膀“接下来,就是等奇迹了。”

手术室所有医生都退了出去,在外面看着里面的刘方和王耀,副院长拿着dV拍摄。

“小子,准备好了吗?”刘方在酒精灯上烧着银针。

王耀睁开眼,面罩看不到他的笑容,不过他应该是在笑“刘老,同修仁德,济世养生。”

“心不近神者,不为医,小子是个医才。”刘方大笑,扯掉老太太身上的蓝布。

刘方的银针在灯下闪烁着寒芒,刺在每一处筋脉。

王耀不动声色的从复兴空间中拿出那套祖陵带出来的玉针。

开启了所有的幸运光环。

“幸运光环开启,倒计时o:26:59”

像是死神的亡钟一样在王耀脑海中响起。

王耀手持玉针,在老太太左臂上寻找着一处穴位,老太太现在的身体状况浮现在脑海中,包括血液的流动,甚至细胞的繁衍和死亡。

王耀都一清二楚。

同时声望值也在飞的燃烧着。

“这孩子的针是反光的还是着火了?”外面的医生们也注意道王耀手中那种显眼的玉针了,当王耀的第一根针刺入后,玉针像是荧光棒一样变成了红色。

“这?”院长也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

“这可能是回形针,针管理是血,针能过滤血毒。”副院长沉声说道,手中的dV有些颤抖。

........

“王耀走了?”徐卿美蹲在热水机边看着郑晶晶摆弄。

“嗯,听说好像是有什么事情。”郑晶晶点点头,有些心神不宁。

“哎,这小子太讨厌了,让菲菲这么遭罪。”徐卿美捧着热水杯叹息道。

“怎么了?”郑晶晶微微挑眉。

“没拒绝,也没接受,这让菲菲还不想入非非啊,咦,好咬嘴。”徐卿美娇笑道。

“哦。”郑晶晶淡淡的应了一声。

“你好像不开心?”徐卿美抿着热水,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心口有些慌。”郑晶晶抬头看着月亮,今天的月亮特别圆,像是个大玉盘。

“你就是太担心他了。”徐卿美眯着眼,轻笑道“放心吧,他是个不需要别人担心的人。”

郑晶晶楞了一下“为什么这么说?”

“感觉。”徐卿美笑了笑“他单亲家庭长大,而且后来又成了孤儿,思想很定会跟咱们不一样,而且他特别聪明,嗯,还很厉害。”

“厉害?”郑晶晶蹙起眉,忍不住轻笑出声。

“是啊,不是谁都能装怂包装三年的。”徐卿美眯着眼娇笑道“他就像是那只大鸟。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飞则已,一飞冲天,根本不需要别人担心,他独来独往习惯了。”

郑晶晶眨了眨眼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看了眼徐卿美“你好像很了解他。”

“我爷爷说的。”徐卿美笑道“爷爷说他身上有一种过去古代,‘士’的精神,有一种文风风骨。”

“什么是“士”?”郑晶晶疑惑的问道。

徐卿美思索了一下,说道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听着是有点傻。”郑晶晶楞了一下,笑得有些甜。

“那听这个,虽千万人吾往矣!”徐卿美握着小拳头娇哼道。

“唔,还是有些傻。”郑晶晶笑得更欢了。

“不卑不亢,自成一家,饮冰十年,难凉热血。”徐卿美眨了眨眼和笑得开心的郑晶晶对上了眼。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异口同声的笑道。

“好像他本身就是个傻子。”

徐卿美和郑晶晶口中的傻子此时正将自己的一辈子都压在那万分之一的起死回生上。

因为过度集中的精神导致肌肉紧绷,包裹在面罩后面的脸已经变得晶莹狰狞,太阳穴两遍的青筋已经如同虬龙般涌出。

赤红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眼前的那些血管流通的各色血液和药汁。

稍有差池,他将会万劫不复。

因为错手未曾救活干妈,足以让他愧疚一生。

而且随之而来的世俗事情会压垮这个只有十七岁少年的一切。

但是他别无选择,必须上。

因为他能救人,所以必须上。

士的精神,是什么呢?

在大多数人眼中‘士’这个东西或许就是傻子。

他们不如英雄那般荡气回肠,也不如官宦那样权倾朝野。

这群傻子平日里跟普通人无异,甚至还有些傻,但是一旦整个社会泛起波澜,当弱小被欺凌,当公道被颠覆,当道德被肩头,当人们开始为了生活而放弃尊严,当本来有机会改变世界机会被所有人放弃,当所有人都在冷漠的围观。

当所有人妥协于现实,没有人愿意在遵从自己的良知时。

这些傻子就会站出来,对这一切,说“不,你们都不愿意承担,我来。”

这就是士。

刺秦的荆轲是士,风萧萧兮易水寒。

孟子取义是士,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杜甫笔能通天,仕途不顺是士,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岳飞精忠报国是士,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王阳明是士,此心光明

,亦复何言。

于谦是士,扶大厦于将倾,挽狂澜于既倒。

明崇祯皇帝是士,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文天祥以身殉国是士,零丁洋里叹零丁,惶恐滩头说惶恐。

还有那位为中华崛起而读书的总理。

华夏历史上太多这样的傻子,前赴后继,或者为国,或者为民,舍生忘死,全然不计自己。

也正是因为有这些傻子,泱泱华夏,万万亿龙族子孙,才得以昌盛,而不断绝。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趋避之。(未完待续。)

舟山治疗龟头炎方法
衡水治疗龟头炎费用
上海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舟山治疗龟头炎费用
衡水治疗龟头炎医院